Solana:一条“王者公链”的跌宕沉浮

BlockBeats
2023年4月23日 12:50
收藏
Solana 与 FTX 的千丝万缕或许是其成功的原因之一,但却不是必然。

本文转录自  STEPN 首席营收官、Multicoin Capital 前合伙人 Mable 的播客 HODLong 后浪,如需收听原播客,请点击链接

原文整理:律动BlockBeats

 

在 FTX 宣布破产之后,被其全力支持的 Solana 公链遭到重创,陷入困境:公链代币 SOL 价格大跌,从高点 100 美元跌至不足 10 美元(当前已回升至 22 美元);链上 TVL 较历史高点跌近 98% ;随后还在今年 2 月出现长达 48 小时的宕机情况,却无人发现。面对用户量大幅流失、节点罢工,甚至包括知名 NFT 项目 DeGods、y 00 ts 的离开,Solana 基金会的努力看起来如此无力。曾经风光一时、最有望成为 「以太坊杀手」 的 Solana 公链如今陷入了无人问津的处境。 

Solana 与 FTX 的千丝万缕或许是其成功的原因之一,但却不是必然。本文整理自 STEPN 首席营收官、Multicoin Capital 前合伙人 Mable 于 2023 年 1 月发布的播客内容,作为重仓 Solana 的投资机构 Multicoin Capital 可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通过本文,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这条王者公链的跌宕沉浮。正值 FTX 重启话题热议之时,也许 Solana 公链有朝一日也会重整旗鼓,再度扬帆跻身强者之战。

 

本期要点

 

Solana 的身世几何?

Solana 从零到一做对了什么事情?

SBF 和 Solana 是怎么互相选择的?

SBF 为 Solana 带来了什么改变?

Solana 的开发者生态是怎么做起来的?

Solana 是怎么开始有人愿意用的?

在 FTX 轰然倒下的今天,Solana 何去何从?

 

前阵子有朋友就说,你怎么没有从来没有聊过 Solana,我说这个话题太大了。然后有朋友说特别感兴趣 Solana 从最早 18 年 19 年到现在是怎么做起来的,还有 FTX、 Sam 和 Solana 是怎么相互选择的,还有价格奇迹,这些其实都是在 2020 年和 2021 年被大家津津乐道,又从来没有人聊过的事情。

没有聊 Solana 是因为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对谈,不管是生态里的任何一块,能聊的东西都挺多的。但是其实今天 Solana 已经成为科技行业多多少少都会有所耳闻的一个名字,既然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那我决定做一期自己的节目。

 

Solana 诞生的故事

 

Anatoly Yakovenko,一个乌克兰裔的前高通工程师,他在 2018 年初叫上十几年的老朋友 Raj Gokal,也就是后来 Solana 的 COO,一起创立了 Solana。Anatoly 后来还邀请了他在高通的老板加入 Solana。 

他在最开始接触图灵完备的区块链的时候,想自己做一个链上的订单部交易平台。图灵完备的意思就是能在上面编译智能合约的以太坊,然后他非常快地发现了以太坊其实无法承载如此大吞吐量的链上交易,因此他决心自己做一个智能合约平台,但是发现基础设施不行,就决定自己来做基础设施。有一天夜里,Anatoly 喝了 3 杯咖啡,翻来覆去睡不着,爬起来写下最初的 Solana 代码,这就是 Solana 诞生一个比较淳朴的故事。

 

Solana 艰难的融资阶段

 

19 年以前的万向区块链大会是在上海,世界各地的人都挺趋之若鹜,项目方想要获得声量或者曝光,就一定会去夏天的上海、杭州。18 年 19 即使是在熊市比较糟糕的时候,中国都算是一个比较活跃的沃土。在那时区块链行业里面,中国资本仍然还有相当大的话语权,项目方都愿意来中国融资。Solana 当时就来中国融资。我还清楚地记得,从北京到上海到首尔,他们在各个地方办活动,给大家讲 Solana 是什么,为什么要做这个项目。外国项目在融资的时候通常是很忙的,即使是晚上也可能尽量安排和一些投资人培养感情。 

Anatoly 和 Raj,还有首席科学家 Eric Williams,以及他们早期在 Discord 或在 Telegram 上面招的一个社群运营 Dom,现在也是元老级别的人物了,都在这次亚洲融资之旅中。其实在中国、韩国和日本他们都尝试融资,但是都不太顺利,应该说是四处碰壁,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们的故事没这么精彩,中国投资人并不买账。于是很多时候他们只能喊上为数不多在亚洲认识的朋友在所在的城市喝酒。

当时很多人都讲这种高性能公链的故事,到头来都一地鸡毛,所以大家非常不相信。其次也是因为熊市,大家的钱也都比较谨慎的揣在兜里,我那会儿还没有去 Multicoin Capital 工作,白天很多时候在网上冲浪学习,然后海外项目来中国路演的时候聊得来的,我基本上都会见一见,所以有很多个晚上都是和 Raj,Anatoly 一起喝酒度过的。我印象很深的是,Anatoly 比较喜欢喝纯的威士忌。很显然,如果他们能找到别的投资人愿意搭理他们,他们可能也不会经常和我一直聊天。 

算是和团队相识于微时,我对于 Solana 整个认知是比较感性。我肯定没法做到绝对的公正,只能提供一个我视角里的故事。

 

Solana 发家致富历史—朴素的开端

 

所以我跟大家从我角度聊聊 Solana 是怎么起来的,和一些起起伏伏。首先我觉得第一个话题是很多人关心的 Solana 从 0 到 1 做对了什么事情。

谈谈他们朴素的开端,Solana 从来就不是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团队。对比目前比较活跃的,或者有大家都在讨论的一层智能合约平台,也就我们说的公链。Solana 可能是历史上一级融资,包括私募加公募金额最少的非 EVM 兼容的公链团队。

做这个节目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 Polygon 团队,其实那时应该是比 Solana 更难。难到什么程度? 18 年的时候他们最开始的创始人 JD 出去融资,那时以太坊侧链应该说是遍地开花,很多人也质疑他们的安全性,觉得毫无保障,再加上这个团队平平无奇。JD 英语有很浓的印度口音,甚至没有人要投他。所以他们在上 Binance Launchpad 之前,就只有 Binance Labs 和 Coinbase Ventures 投资了他们,他们想万一做成了呢,现在看来这个万一确实是成了。这两家加起来投了可能不到 100 万美元。

后来我在 Messari 上面一查,他们公募的 500 万美元出让了 18 个点的通证,难以想象,因为股权融资和币权融资差别非常大,所以任何一个项目只跟一家机构去出让 18% 通证,那绝对是惊天地泣鬼神的。有一些项目它可能整个团队加起来就只有 15% 。当然了,这个 18% 通证是给 Binance 上的交易者的,所以也算是散给了社区,但在今天看来是几乎不可想象的。 

还有一些 Rollup 团队,比如说 Optimism,比如说 StarkWare,他们都融了挺多钱的,因为他们具有正统性,这个正统性挺有意思的。这些侧链团队,或者是一些 Rollup 的团队,他们都没有给以太坊网络直接的价值捕获,所以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他们是一层智能合约平台,当然是因为他们都背靠二层网络。他们的这个叙事是这样讲的,那我们就不在这赘述了。

因为聊到这个话题我就去找了一些数据,是 Solana 和其他的仍然活跃的公链的对比,大家就可以参考一下,也是从 Messari 找到的。 

首先我们看 Avalanche 雪崩协议,它 2019 年 2 月第一轮在深熊的时候融资了 600 万美元,他的创始人叫 Emin Gun Sirer,他在密码学界比较富有生命力。2018 年 11 月是上个周期的深熊,比特币跌到 3000 点,但是过了三个月他们又能够融到 600 万美元,还是挺厉害的。然后 2020 年六月第一波的 DeFi Summer 开始之前,他们又融资了 1200 万美元,这个都是私募的。在一个月之后,他们公募获得了 3750 万美元,总共一级市场募资是 5550 万美元。

然后 Near 团队其实在 17 到 19 年的时候,他们在中国非常活跃,他们 2017 年第三季度,那时还没到牛市顶峰之前,他们就已经融资了 81 万美元,然后 18 年第三季度融了 288 万美元, 19 年第一季度融资 848 万美元,然后同一年的第二季度融资了 37. 5 万美元,加起来全部的融资额是 1200 万美元。2020 年初他们又完成了超过 2100 万的 A 轮融资。 

当后来在公募的时候遇到了一些技术问题,公募加起来超过了 3000 万美元,因为他没有一个非常具体的融资记录,但是加起来是超过 3000 万美元融资,所以总共私募和公募是 6300 万美元融资。 

再看看 Solana, 18 年的 4 月完成了 317 万美元种子轮,同一年的 6 月完成了 1260 万美元的融资, 19 年 7 月有一个叫做 Validator Sales 验证者节点的募资是 570 万美元, 2020 年 2 月他们在公募之前完成了 230 万美元融资,比公募的价格还贵一点。后来他们完成了 176 万美元的融资。所以私募+公募的募资他们融到了 2553 万美元。对比一下 Near 团队融资 6300 万美元和 Solana 团队融资 2553 万美元。比较逗的我觉得是什么?就是他们在融资信息里面还写了每一轮融了多少比特币和以太坊,就有非常浓厚的上个周期的特征。 

我估计 Near 和 Avalanche 里面可能也有不少同类情况,因为 Near 是 2017 年就开始融资,然后 Solana 2018 年,但 Near 的融资信息没公布,Solana 比较实在,融资信息都公布了。ICO 的时代其实大家都比较习惯拿以太坊比特币融资,融资的标的是在以太坊之上的应用类协议。其他的智能合约平台团队,他们可能也会效仿,即使他们并不是在以太坊之上搭建的。那个时候很多团队没有财政管理的概念,融到钱他们就放着,到熊市的时候以太坊比特币会大跌。因此我感觉虽然他明面上写着融资了 2500 多万美元,但实际上到他们真用钱的时候应该是没有这么多的。

 

Solana 备受质疑

 

Solana 的几个联合创始人,都属于非典型的区块链项目的创始人,和当时 17 年 18 年比较多投资机构追捧的一些项目相比,Solana 团队都是从硅谷大厂出来,中年创业开始创业的团队。Anatoly 都已经有 3 个孩子了,他们既没有像 V 神这种非常厉害的天才少年架构师,也没有非常闪耀的背景,也没有一些拥有非常强的学术背景,比如说 Avalanche 的创始人都属于这种。

从团队背景来看,他们是被很多投资人当做二三流的来看待的。Anatoly 是一个非常实在的人,他不爱说大话,他在线下是属于害羞的类型。Raj Gokal 在成为 COO 之前对于市场营销讲故事一无所知。在最早期的时候,有一些投资人还有他们的员工私下都会怀疑 Raj 成为项目第二重要角色的能力,一些早期的大投资人甚至试图观察他,觉得如果能力不行的话,有必要要求团队把它换掉。当然了通证的融资不存在治理权的事情,就没有所谓的董事会席位这种说法。更多的是人和人之间纯粹影响力,投资人施压,团队听不听当然就也无所谓了。 

Solana 团队在中国融资那段时间,还去找了各种各样的矿池,给这些矿池送显卡,矿池是为像比特币以太坊这种 POW 的币挖出来之后需要他们对于区块排序。他们找的矿池里面包括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以太坊矿池。当然现在这个矿池已经依照相关的法律法规关停了。后来那个矿池的人就跟我讲,他们尝试跑了一下 Solana 的节点,但他们办公室的 WiFi 都崩溃了,所以就作罢了,后面没有参与这个验证者节点。

还有很多人会说 Solana 这套历史证明 Proof of History 是为了噱头,强行创造了一种权益证明和工作量证明以外的这种新共识算法。理解的人知道,其实历史证明并不是一个新共识算法。Solana 的共识算法仍然是权益证明 Proof of Stake,历史证明主要的任务还是解决在高吞吐量的情况下,交易时间戳在链上的确认问题。 

其实本质上 Solana 节点上所有的事件交易都是使用 SHA 256 哈希函数进行哈希处理,然后这个函数接受了一个一个输入以后会产生一个非常难以预测的独特的输出,Solana 链在获取交易的输出把它作为下一次散列的输入,这个散列的过程确认了一个连续的加密交易链,或者说一个明确的链上可验证的交易顺序。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 Solana 是先出块儿后共识。当然因为今天播客目的不是为了讨论 Solana 的技术优劣,所以在这儿作为背景知识简单讲述,主要是想说明当时大家对于 Solana 的一系列的叙事是不太信任的。

本来 Anatoly 觉得这种叙事是一个伟光正(伟大,光荣,正确)的事情,但实际上这种高性能公链的故事可能在亚洲已经被听烂了,觉得这是就是炒作。很多人会认为本来就没有多少应用能够用到区块链,所以高性能的公链只是伪命题。当时其实 Solana 的价格是非常低的,放到今天都会觉得难以置信,Solana 第一轮估值是 2000 万美元,然后第二轮是一个亿,验证者节点那轮是 1. 12 亿美元估值,最后一轮战略轮私募应该是 1. 22 亿美元。 

2000 万美元的估值是什么概念?在 2021 年底,现在最近很火的 Aptos,不是币权融资而是股权融资就已经在 10 亿美元,那它币权的映射可能就更贵了,因为它不是 1: 1 的,如果按照股权的价格都已经是 50 倍了。2000 万对比 10 个亿,顶多可能就是 Aptos 主网上线从融资的这个时间点开始算,时间的确是短一点,但是也短不到哪去。 

我觉得另外一个对比的参考系就是 2022 年市场上融到资但是啥都没有的那些种子轮的项目,他们的估值都还在 1500 万元美元左右,当然区块链行业的溢价,毫无疑问仍然是非常显著的,跟普通的股权融资,传统的互联网项目等相比而言。其实在任何一个时间点做智能合约平台的项目估值 2000 万真的是不多见。

我做了这么多铺垫,我想说的就是 Solana 的开头并不是非常漂亮,他们从资本市场的角度能赢的几率不太显著。更加不用说 Solana 早期投资人没有几个特别厉害的,当时 Multicoin 没有人知道他是谁,在美国是二流,其他的地方大家都不认识他们。

 

Solana 从 0 到 1 做对了什么?

 

那么最早的时候 Solana 到底做对了什么呢?这一点可能是很多人非常关心的。我自己觉得很重要的一个点是,创始人的 Ego 很小,整个团队他都是非常务实的风格,他们没有太多的执念,没有觉得非要有一套奉为圣经的东西,就什么能够帮助项目获得更多关注、认可使用,他们就尝试什么,他们不怕丢脸,失败再来。 

其次就是非常快的上了主网的 Beta,非常快速的上了很多中心化交易平台。2019 年 10 月份的时候,在大阪第五届以太坊的 Devcon,Anatoly 连续四天每天都站在开发者大厅,他穿戴着 Solana 衣服和帽子,然后主动跟别人打招呼,跟来往的人介绍 Solana,当时来往的人几乎没有几个人理他。有一天我跟他在大厅聊了一个半小时,没什么人来问他问题,也没有人来打招呼。他知道这样的宣传方式效率很低,但也不在意。他说反正这行业本来就没几个人,能聊上一个是一个,能聊一个开发者是一个开发者。 

在 2019 年验证者节点募资结束以后,Anatoly 和 Raj 坚持要集中精力开发先上主网。即使带着 beta 的标签也要争取尽快上线。Multicoin Capital 的联合创始人 Kyle Samani 当时给他们挺多压力,说你们必须尽快发币,并且上交易平台。 

在后来的一些公开谈话里面,Kyle 承认了他自己当时对于事情优先级的判断不一定是最准确的。他承认 Anatoly 坚持先上主网的决定才是最正确的。但他当时积极推动 Solana 上交易平台的原因,认为只有筹码广泛分布在很多人的手里,所谓的人在车上,社群开始不仅作为一种技术,而是作为一个标的被讨论,它才能够让 Solana 形成共识。 

就好像 Synthetix 的创始人 Kain Warwick,他在一个播客里提到选择在以太坊上面开发,是因为他手里有早期参与以太坊的筹码,他有筹码,所以屁股决定脑袋很正常。那其实在现在这个时间点回头看两边坚持都没错,然后甚至可以宣称说这两点是奠定 Solana 基础最重要的几步棋。 

先上主网带来的结果就是,当 FTX 的创始人 Sam Bankman-Fried 四处找合作公链的时候,只有 Solana 接住了,快速上线交易平台,在二级市场换手。一方面帮助 Solana 在 2020 年积累了市场关注,但另一方面也让更多人拥有了 Solana 这个通证,积累了它的共识。Kyle 有句非常有名的话—你的市值就是你的市场宣传(Your marketcap is your brand)。

挺多的西方项目,他会声称自己不在意价格,他们就觉得谈钱就不技术了。但是 Anatoly 和 Raj 都非常在意盘面,他们看到过去的一些反例,觉得如果盘面一直阴跌的话,参与在生态里的人他们都会很萎靡。因为毕竟这跟成本相关的,因此才有了他们在公募之前跟所有私募投资人商量,把各个轮次的解锁时间改到同一时间的操作,他们想要死就死一次,死透了就不需要面对这种钝刀子割肉每个月的解锁。那这一步棋其实后来在一些核心机构的共同的助力之下,应该说是成为了资本充分博弈的经典案例。 

上面说的所有的这些其实是想给听众一些背景信息,因为绝大多数的人可能都是从 FTX 决定深度参与 Solana 之后才开始关注的。大家会觉得 Solana 如果不是幸运的抱住了 FTX 这个大腿,一定走不到今天。这个观点我觉得是有相当的合理性的,但我们也不能忽视这所谓的幸运的背后的一些细节。

 

就在那一晚,Solana 登上更大舞台

 

说到这个其实挺多人都非常好奇,当时 FTX 的创始人 Sam Bankman fried(SBF)和 Solana 是怎么互相选择的。其次就是 Solana 修改了解锁后,市场上面各种各样参与者的精彩的博弈。

那回到 2020 年 DeFi summer, 2020 年的 5 月开始,一些以太坊上面比较早期的去中心化金融协议都开始暴涨,最典型的就是早年最开始是 AAVE,今天他们团队也做了个社交协议 Lens protocol,市场上绝大多数的人或许没有感觉,但是 SBF 很关注这个资金流。他那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了去中心化金融的魔力和动能,他当时就想寻找一个合适的公链,他自己想做一个订单部交易平台。 

如果有一些听众去问 Polygon,Avalanche 和 Near 的基金会核心成员,你就会了解到当时 SBF 跟市场所有只要有点名气的公链都聊过一遍,而他都是主动找上门的。很明显 Solana 不在这个有名气的公链的一列。然后市场上的传言当时是 FTX 对 Near 最有兴趣,但是他们的主网上线还需要一段时间,但 SBF 不想等。Multicoin 的 Kyle 知道了这个消息后想办法让别人给 SBF 介绍了 Anatoly。2020 年的 7 月 16 号,北京凌晨 2 点多,发生了太重要的事,所以我一直记得这个时间点。Kyle 给我们打字直播:「我在跟 Sam 打电话,一开始只约了半个小时,但这已经变成了一个 3 个小时的会,Sam 这边已经是 3 点(因为他那会在香港),然后现在还将继续下去。Sam 非常认可 Anatoly 的愿景,就是跑一个高速纳斯达克的愿景,他正在让他的工程师也参与调查,然后还问了一些技术问题。」 

Kyle 一边飞速打字非常激动,我甚至能感受到他手在颤抖的那种状态。第二天 Kyle 就用他平 1. 5 倍的语速告诉我说,Anatoly 告诉他,他们的夜里凌晨的时候,也就是香港时间白天,Solana 链上有大量垃圾交易攻击,后来验证了,就是 Sam 让他的工程师发的,为了测试 Solana 公链的性能。但是 Solana 扛住了。 

就在同一天,SBF 决定投资 Solana,当然他的交易条款我不清楚。几天之后 FTX 自己孵化的去中心化订单簿撮合引擎—Serum 的设计就诞生了。 

当天夜里,Kyle 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太激动了,写出了 Serum 的投资备忘录,那轮 Serum 所有人都觉得疯了,但是相信的人是真信。所以即使在那个时候,Kyle 是一个对于估值非常敏感的人,他都决定说要梭哈,就非常夸张。然后他在 Slack 上面飞速的给我们打字: 「I was just so excited about all these that are going to happen. For the whole week, I couldn't fall asleep. Solana is exactly designed for things like Serum, and they have the liquidity. This is just huge.」  

补充一个背景知识给咱们听众,就是 Multicoin 对于链上订单部交易平台是有强烈的痴迷的,是因为常说的基于撮合的订单部交易所模式,在流动性允许的情况下,资金效率是最高的。 

如果大家去看 Multicoin 网站上的投资组合,能看到这些年他们做了很多订单簿链上金融投资的尝试,在没有足够的流动性支持情况下,这东西的确是有点难做。引用一下三体里面大使和汪淼说的话,「皮裤套棉裤必定有缘故,不是棉裤少了棉,就是皮裤少了毛」。Solana 的吞吐量搭配 Alameda 的流动性,这才算是理论上齐活了。

那激动人心的时刻过去了之后,Solana 仍然在 2021 年 3 月面对着天量代币解锁的压力,所有私募投资人代币一次性解锁,最终是一个参与者心态的博弈,这个调整倒逼没有信心的私募投资人在解锁之前自己主动换手。根据我通过很多第三方 OTC 了解到的一些不完整的信息,当时换手的二手合同基本成交价都在几毛钱到 2 美元之间一个 SOL。我的猜测是 SBF 也是基于这一点很有底气的说出 3 美元以下 SOL 可以全部卖给他。 

更实际的说,其实当时解锁前流通市值是非常低的,期货的资金费率是负的非常高。意思是空军要给多军支付每 8 小时支付很高的费用,等价格拉起来了之后,这些多空军就成了多方的燃料,意思是它被爆了,就会更进一步的让现货涨起来,因为它在市场价直接清算了。 

但涉及这些交易的内容我们就不在这儿过多展开了。那 Solana 获得第一波的势头的确适合 SBF 和 FTX 参与密不可分。这里说的参与分为两种,一种是 SBF 会带头在上面孵化项目,高举旗帜告诉大家他们也站在了 Solana 的背后。这个确实给了不少人信心,除了 Serum 外,FTX 和 Alameda 也在孵化其他项目,例如 Solana 上面第一个自动做市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 Raydium,第一个借贷协议 Oxygen,还有上面的托管桥 Sollet。当然 Sollet 本身也是一个钱包,它们全都在 FTX 上面进行了公募的代币发行,从做项目的角度来说,这些都不能算是太成功。Raydium、Oxygen 很快都被体验更好的项目取代了。但在早期,从宣传 Solana 的角度,作为一个可选择的开发生态的角度,他们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此外就是很多钱包和交易平台原本是不愿意接 Solana 的,很简单,因为如果要接非 EVM 的公链,需要花费的额外工程成本是比较高的。说家不确定 FTX 是否会和 Solana 的合作达成之前,亚洲的钱包和交易平台都特别持观望态度。Solana 很难获得他们的支持,因为花了资源后,生态又没做起来,那不是亏本了?但他们看到 FTX 迅猛的行动以后,都纷纷转变了态度。

 

SBF 和 FTX 给 Solana 赋予正统性

 

飞轮从 0 到 1 是很难的,但是一旦有人给飞轮开了这个头,往下转就变得越来越容易。但更隐形却更致命的一点是 SBF 给 Solana 带来的正统性。需要先花一点时间聊聊怎么理解这个正统性。在西方的区块链技术圈子里,有一些比较有意思的身份证认同和政治正确,一开始出现的是比特币最大者,或者叫做比特币原教旨主义,这些人都是特别早就进入了加密生态圈,他们有着很强的加密精神。

随着 Vitalik 带来的图灵完备、可以执行智能合约的以太坊以后,又出现了以太坊的最大者和以太坊元教旨主义。比特币原教旨主义有一套站位更高的论调,比较典型的就是比特币有固定上限,而以太坊无限增发,或者说以太坊有私募等。很明显,抛开功能和目的去谈优劣,那都是耍流氓。但这就是 2016 年 2017 年,不算奇怪的现象,这主要存在在早期加密精神的拥趸之间。

但到了以太坊站稳脚跟以后,自然就有人质疑以太坊的性能不足以支撑万物皆可上链的需求,他们需要扩容,很明显很多东西就不需要上链。但是这些以高性能扩容解决方案的出现,或多或少主动或被动的会被归类为以太坊杀手,就变成了一个政治上对立的阵营。 

就在以太坊性能受到质疑的时候,主动的把这个杀手的帽子一戴,这些公链的旗帜就鲜明了,属于我比以太坊更高更快更强。但同样的,当泡沫消散褪去了以后,大家发现高性能供应链的噱头一地鸡毛的时候,以太坊杀手这个称呼就即刻变成了贬义词,扩容公链的江湖地位立刻矮人一头。大家纷纷表示还是以太坊更好,以太坊原教旨主义的道德制高点就站住了。

有意思的一个现象就是各种各样的扩容方案,在各个时期,他们面对截然不同的社区情绪和政治,正确采用的叙事也在不断变化。最典型的就是 Polygon 和 Near。Polygon 在早期讲的是侧链的故事,就是我能做到以太坊做不到的,但是随着江湖论调变成侧链是以太坊吸血鬼,侧链本质上是把能进入以太坊网络的价值捕获转移到他们的网络,这一类的话术之后。Polygon 非常聪明,他们就开始对于自己是侧链这个事实避而不谈,然后转向说自己打算作为一个二层网络深入服务以太坊社区。Near 也是用类似的逻辑,他们创始人心气高,在融资的时候针对以太坊一顿批判,然后把自己以太坊杀手的牌坊算是立住了。 

当然在 2020 年 DeFi Summer 大热了之后,Near 发现还是说自己是二层网络比较好,容易吸引以太坊社区和流动性。但事实就是他俩谁都不算二层网络,这至少可以装作二层网络来跟以太坊套近乎。但对于「高性能公链」的这个 Solana 来说,他连以太坊虚拟机兼容都没有,以太坊杀手这个名字,不管他们愿不愿意,他们都得背。很长一段时间里,媒体还有舆论都会强加在他们头上。

其实在很多有影响力以太坊核心的开发者看来,Solana 就是不做好的。但是 SBF 开放包容、理想化、追求技术的这种人设,非常有明显为缺乏正统性的 Solana 赋予了一些力量。也让很多讨厌 Multicoin 作为 Solana 最大投资人的人开始改变刻板印象。 

就随着 SBF 公开支持 Solana 以后,不少原来号称自己是以太坊原教旨主义的投资人或者是看不上 Solana 的人开始动心。比如 ParaFi Capital 前合伙人 Santiago Roel Santos 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他之前真的就是无脑吹以太坊,但后来开始愿意认可 Solana 了。最让我佩服也是一个比特币原教旨主义者 Lily Liu 决定加入 Solana 去做基金会的主席。Raj 和 Anatoly 是怎么说服她的我真的不是很清楚,但是这一个里程碑是可以说改变了 Solana 的基本面,因为很多老的加密圈的和硅谷人都非常认可 Lily,虽然她在社交网络上面的粉丝并没有那么多,但是很核心的人都非常认可她,因此他愿意迈出这一步,让很多人会觉得自己需要重新审视一下 Solana,问一下会不会是自己之前太傲慢了。

人和人破圈的事儿其实是非常微妙的,有时候还是很多时候还是靠某几个人的影响力,突然就能让更多的人放下成见去重新审视一个东西。

 

吸引优秀开发者,变得更大更强

 

但 Solana 更大的开发者生态是怎么做起来的?毕竟开发者生态即使是花钱,也得用正确的方式去花,并不是说有钱就一定能把开发者生态有机的做起来。以太坊上面的 Solidity 原生开发者其实大多数都没有 Rust 的能力,因此 Solana 将目光转向了科技公司大厂的开发者。但 Solana 也明白要吸引这些人,需要这事儿非常赚钱,才能让他们觉得这个机会成本是值得的。因此当时他们在这些人的圈子里面应该是花了大功夫的,包括从这些大厂里面去招一些核心开发者。 

其次就是当时有一批波卡的 Rust 开发者转向了 Solana,有趣的是大家一直期待的天王级公链波卡上线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迟。其次也是一些小一点开发者觉得自己没有资金能力去参与卡槽拍卖,那不如尝试一个没有资金门槛而且还可能赚钱的,有大金主支持的 Solana 生态。 

就在这样子的背景下,Solana 推出了精心策划的黑客松,也是一个相当经典的案例。他们第一期是 2020 年 10 月做的,召集了全球各地的投资人和创始人作为评委。印象中比较深刻的是 AAVE 的创始人 Stani Kulechov 也在,因为其他的都不是以太坊生态的,相比于位于硅谷的竞争对手 Compound,AAVE 其实是比较包容的心态。 

第一次奖池不算特别大,不到 20 万 USDC。对比看看今天的以太坊纽约黑客松,他们有来自全球各地非常有名的项目赞助,总奖金池子也只有 50 万美元。Solana 第一次做就有 20 万美元的奖金,应该也算不错的。第二期是 2021 年 2 月份,Solana 和 Serum 专门针对去中心化金融的项目做了一个黑客松。我觉得?

链捕手ChainCatcher提醒,请广大读者理性看待区块链,切实提高风险意识,警惕各类虚拟代币发行与炒作, 站内所有内容仅系市场信息或相关方观点,不构成任何形式投资建议。如发现站内内容含敏感信息,可点击 “举报”,我们会及时处理。
ChainCatcher 与创新者共建Web3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