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快讯
4小时前
Web3 生态系统 Fastex 完成 2320 万美元融资
ChainCatcher 消息, Web3 生态系统 Fastex 于 1 月 18 日通过私募和公募完成 2320 万美元融资。据悉,Fastex 提供多样化的产品范围,包括 Fastex Verse、ftNFT 市场、Fastex Chain、Fastex Pay 加密支付系统、Fasttoken 和 Fastex Exchange 加密和法币交易平台。FTN 作为 Fastex 所有产品和服务的实用代币,也是 Fastex Chain 的原生代币。(来源链接)
5小时前
去中心化永续合约交易所 Vest Exchange 完成种子轮融资,Jane Street 等参投
ChainCatcher 消息,去中心化永续合约交易所 Vest Exchange 宣布完成种子轮融资,投资者包括 Jane Street、QCP Capital、Big Brain Holdings、Ascendex、Builder Capital、Infinity Ventures Crypto、Robert Chen (Ottersec)、Pear VC、Cogitent、Moonshot Research、Fugazi Labs。据悉,Vest Exchange 是 Arbitrum 上的去中心化永续合约交易所,使用户能够交易几乎任何资产的永续合约。(来源链接)
5小时前
Andre Cronje:将从 fUSD v1 迁移至 v2,允许 fUSD v2 作为链上收费系统
ChainCatcher 消息,Yearn.finance 创始人 Andre Cronje 发文表示,将从 fUSD v1 迁移至 fUSD v2,允许 fUSD v2 作为链上收费系统,这意味着 Fantom 能够以 FTM 或 fUSD 分配费用,并能够根据使用情况预测未来成本。 fUSD v1 将实施清算,fUSD 债务等于或大于 FTM 或 sFTM 支持的任何头寸都将被清算;在 sFTM 支持的情况下,质押将立即取消质押,并领取所有奖励。此外,为了允许用户平仓,还构建了将 DAI 兑换为 fUSD 的工具,以方便结清未尝债务。(来源链接)
5小时前
PeckShield:攻击 Azuki 社交账户的黑客转移 618 枚 ETH 至 Tornadao Cash
ChainCatcher 消息,据 PeckShield 监测,攻击 Azuki 推特账号的黑客已将被盗资金兑换为 618 枚 ETH 并转移到 Tornadao Cash。钓鱼者地址"0x50…fd7"窃取了 196 枚 NFT,包括 74 个 Otherdeed、56 个 Beanz、12 个 Doodles、2 个 MAYC 和 41 个 PudgyPenguins,该地址目前已经转移了 234 ETH。
6小时前
赵长鹏:相较于币安建立元宇宙更愿意投资其他虚拟现实或元宇宙游戏
ChainCatcher 消息,币安官方博客发布了 1 月 14 日 AMA 的内容总结,赵长鹏在回答"有没有建立币安元宇宙的计划?会由 BNB 提供动力吗?"的问题时表示,如果币安构建一个元宇宙,那么它肯定会由 BNB 提供支持,但由于其(还)不是游戏构建者并且没有游戏构建团队,他更愿意投资其他虚拟现实或元宇宙游戏。 币安产品负责人 Mayur Kamat 表示,今年可能会带来更多"由币安提供支持的元宇宙。"(来源链接)
查看更多
扫码下载链捕手APP
专业的区块链资讯、数据与研究平台

对话币安 Labs 前投资总监 Christy:4年500倍收益后,如今计划为 Web3 社区建设游乐场

crypto@stanford
深度访谈与对话
2022-01-14 23:18
收藏
“我认为加密行业没有终局。”

image

来源:crypto @ stanford

受访人:Christy Choi,币安 Labs 前投资总监

编译:麟奇,链捕手

 

主要观点:

  • 币安 Labs 整体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并且可能是世界历史上表现最好的基金。在四年内,超500倍。这在世界上从未存在过。

  • 我们看到许多社区通过DeFi、NFT、DAO等模式诞生,但它们都是碎片化的。我们想要人们汇聚在一起,让他们现有的身份不受社区限制,去到一个可以共同玩乐的地方。我们用游戏来隐喻这将如何进行。

  • 我至此仍不认为有任何项目已经解决捐赠问题,因为其实真正推动创新的不是技术本身,而是我们的意图,以及我们如何去创建激励机制。

 

背景+币安

 

C@S:你哪一年去的GSB(斯坦福商学研究生院)?

Christy:我是从21年9月份入学GSB的,正在读MBA一年级。

 

C@S:你家乡是哪的?

Christy : 我来自韩国首尔,但像个浪子一样,在不断搬家的过程中长起来的。五岁那年,是我第一次来到美国,然后我又是在韩国上的高中和大学,所以我算是个比较地道的韩国人。

 

C@S:你是怎么对加密产生感兴趣的?

Christy:我认为自己是个流浪者,是因为我的曾祖父母是朝鲜难民,我的家人为难民建造了医院和学校等设施。所以基本上,我一直都非常关心难民和移民的情况,我也与我的姐姐和姐夫开办了一个非营利组织,他俩一直全职致力于这个组织。我之前在工作之余创建了一个教育平台,运营着那个非营利组织。

与此同时,我在为三星做一个项目,是关于设想未来30年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的一个项目,以及颠覆性的技术将如何塑造它,其中之一是区块链技术。我听说过这么一句口号,“区块链将使捐赠透明化”。显然,对于很多捐赠者来说,他们最关心的问题是在捐赠之后,这些捐赠物品或资金的去向。是的,这就是最初将我引入加密世界的缘由。

很明显,没经过多长时间,我就发现那就是在胡扯。我至此仍不认为有任何项目已经解决了这个捐赠的问题,因为其实真正推动创新的不是技术本身,而是我们的意图,以及我们如何去创建激励机制。那段经历,大约是2016/17年的时候,当时的加密行业还非常小,当我联系了所有的创始人时,他们几乎都以某种方式做出了回应。

 

C@S:你是怎么从韩国首尔来到GSB的?

Christy:说来话长。当时通过接触加密货币领域的创始人,我认识了币安CEO赵长鹏。当时是币安在ICO后起飞的时候。所有的中国加密交易所都被禁了,但币安幸存了下来,因此他坐拥数亿美元。三天时间,我们一直在讨论加密的意义,以及我们在加密领域的角色应扮演的角色。也就在那时,我决定加入他们,并为币安设立了投资部门。

那是在2018年初,ICO的狂潮时代,资金随着满天飞的白皮书滚滚而来。币安也确实没有什么理由参与其中。很明确的是,这些项目对什么是适合市场的项目没有经过任何思考,所以我们尝试帮他们解决这一问题,并支持他们去建立自己的社区。也就是由此,我们创立了Binance Labs孵化项目。本质上就是给试图解决加密领域大问题的聪明人开第一张支票。这些项目包括Polygon、Injective Protocol、NYM等。

我们非常热衷于解决加密领域的这些大问题,但与此同时,币安正在经历巨大的变化。例如,在美国,币安平台为所有用户提供服务。但是,由于其他国家逐渐在形成自己的监管结构,我们必须得在不同的司法管辖区创建单独的平台。我们基本上必须创建不同的法币交易所和法币入口通道,以使用户能够进入币安、KYC认证并能使用的合规支付渠道等。

也就在当时,我被调到了币安的并购部门,并监督市场扩张。因此,我的工作转变到成为一名加密投资者/生态系统建设者,来运营币安交易所。回想起来,这并不是我真正的激情所在。我真正感兴趣的是与创始人合作并建立社区。那时候我意识到我需要回到我开始的地方,我的使命是我们如何赋予人们加密技术,于是我决定离开币安。

有几个人真的对我的生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而且恰好他们都来自 GSB。所以他们在听完我的故事后,大家就像是,感觉属于GSB的时候了。我们真正考虑了我们想要去做什么,我们的激情所在之处。我的GSB入学论文是“什么对你最重要,为什么?”,对我来说,这有点像临床治疗课程。我很努力的在想是什么激励了我,什么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以及我现在应该做什么。我们的生命很短暂。所以,这就是我进入 GSB 的过程。

 

C@S:所以,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什么对你来说最重要,为什么? 

Christy: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爱别人,爱得离谱,甚至有点过头了。所以重点是创造影响。

回到我的家庭故事上。我成长过程中,最大的困扰是我的父母和祖父母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社会企业家。但我对科技充满热情,所以我一直在挣扎。为什么我是很喜欢非营利组织呢?对我来说,我通过加密行业发现,有一些方法可以通过技术和金融在世界上产生更大的影响。就在那时,我意识到这是我真正热爱的事情。

但我认为现在激励我的东西不同了。我认为仅仅因为我们在加密货币中,并且我们有正确的意图,我们就可以对人类产生巨大的影响。Binance Labs 整体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并且可能是世界历史上表现最好的基金。在四年内,超500倍。这在世界上从未存在过。但我们并没有真正能够维持那么久,因为我们都离开了。我觉得我们并没有作为一个团队一起赢得集体胜利。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遗憾。我个人认为,每个人都做得很棒。大家之后都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工作。但我想作为一个团队获得一次成就,而不是作为个人。

 

C@S:500倍,哇。你在币安工作时,评估项目的策略是什么?

Christy : 这真的取决于项目的阶段,但是对于写第一张支票来说,Alpha 收益来自于尽早下注,我认为对于这个早期阶段,它肯定是关于人的。我真的很喜欢具有良好协同力和远见卓识的团队,同时也足够理性去专注于他们正在构建的东西,并且永不言弃。

 

C@S:你能举个例子吗?

Christy:两个例子,从Terra开始说。因为Do Kwon 来自斯坦福。Terra是我有史以来最困难的投资项目,因为币安的很多人都对算法稳定币持怀疑态度。当时是 Do 和 Dan,Dan是 Terra 的另一位创始人,我认为他们是一对完美的组合。Dan是一个极具商业头脑的人才,而Do是一个技术含量高、研究驱动型的创始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Do基本上已经成为当今加密领域最优秀的商人。

Do具有独特的个性,他拥有非常强大的领导力。但我确信,一开始,我们的信念来自于两者的结合。他们有一个宏大的愿景,他们曾厚着脸皮说,“我们要为加密货币创建一个金融系统。”

另一个例子是 Injective,这也是一个由来自斯坦福的 Albert Chon和 Eric Chen 创造的项目。这俩人只是斯坦福大学的学生,当我第一次见到他们时,他们只有一份白皮书而已。但他们真的对其正在建造的东西充满热情。此外,他们对其需要什么样的帮助,表现的非常诚实。 

 

C@S:无论是个人还是作为投资者,你现在对加密货币最感兴趣的是什么?

Christy:老实说,我认为加密技术正在跨越鸿沟,所以加密技术中的一切都很有趣。我对加密的定义是建立一个巨大的激励系统,我们可以在其中及时的、全球性的、公平地奖励人们。我认为我们正在进行一项大型的社会实验,研究这些激励系统将如何工作,尤其是从数字生活开始。那么我们如何创建这个激励系统并对其进行扩展;这可能是我看到的最有趣的东西了。

 

Christy 的当前项目:为 Web3 构建一个游憩胜地

 

C@S:你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你当前正在忙一些什么吗?

Christy:公司的名字是AO,我们正在开发Spacebar,这是Web3社区的游乐场。我们看到许多社区通过DeFi、NFT、DAO等模式诞生,但它们都是碎片化的。我们想要人们汇聚在一起,让他们现有的身份不受社区限制,去到一个可以共同玩乐的地方。我们用游戏来隐喻这将如何进行。

 

C@S:你能告诉我们这个平台到底是怎么运行的吗?

Christy:我们正在构建一个游戏作为其隐喻。假设支持元宇宙的基础设施将在某个时候产生,我们想开始构建将支持元宇宙建设的基础设施。在我们当下的数字生活中,我们正在将一切都游戏化,本质上,激励系统就是去将事物和人类互动游戏化。 

所以为了创造我们所梦想的游戏化世界,我认为我们应该从创造一款游戏开始。我们的游戏是为了聚集社区,然后通过模块化的方式让社区拥有游戏。核心团队构建最初的组件,但是社区可以插入不同的工具。这些工具可能是由我们的团队构建的,或者可能是已经存在的DAO工具,或者是DeFi产品,或者是我们的生态系统开发者在平台上构建的工具。

这款游戏是一个含有大量隐喻的太空主题游戏。想象一下,我们在一个太空酒吧,每个人似乎都很开心,但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目标和任务。这一切都是为了找到你生命的真正意义。其中的隐喻是,如果你在一艘宇宙飞船里,你正在启动你的宇宙飞船,当你在遨游太空的时候,你会在你的生命过程中遇到不同的星星。每次你遇到的一颗星星,都是你生命中的大事件。是否要将其铸造为 NFT 是你的决定,就像你是否要为该事件赋予意义一样,这完全取决于你。所以用户收集 NFT 并铸造它,收集最多 NFT 的人将赢得本轮比赛。这是游戏的alpha版本。

对于某些人来说,赢得比赛可能不是他们的最终目的。就像在生活中,有些人追逐金钱或地位,但有些人却在生活中找到了不同的意义。还有其他概念。举个例子来说吧,在最初的游戏中,你需要以个人身份去赢取奖励,但是我们允许玩家将自己的身份变成一艘宇宙飞船;你用你现有的NFT来代表你的飞船。

通过这种方式,拥有这些PFP NFT的用户一开始将作为一个社区加入进来。我们之后将创建一个队伍系统,用户将创建不同的队伍以集体身份赢得奖品,而组建初始队伍的最明显方式可能取决于用户持有的NFT。但是随着游戏的发展,用户可能会和拥有不同 NFT 的人组成一个队伍。

这个队伍系统也是我们试图定义NFT游戏的合理价格发现的方式,我认为这是当前行业的一大问题。我们会有一个固定的价格池,然后会有一定数量的人在玩这个游戏,宇宙中就会有一定数量的星星存在。因此,如果应用这个方式,我们将能够为每个星星NFT给出一个价格。

一开始,我们自己建造星星,但随着游戏的推进,将由用户来创造这些星星的不同形状和颜色。我们可能也会进行添加,这我不确定,行星或空间组件。但从本质上说,通过添加这些身份层,就会出现不同的元游戏,如排行榜、排名、NFT,当然还有DeFi和DEX等。我认为我们会通过添加这些不同的元素来构建元宇宙的构建块职能。

 

C@S:目前你和谁共事这个项目?

Christy:项目团队是一群来自斯坦福的人。我们的联合创始人之一并非来自斯坦福大学,但他可能是自 2017 年以来第一批谈论区块链游戏的人之一。当时我在尝试更多地去了解区块链游戏和 NFT 时遇到了他。他来自手游行业,并且现在他想从手游行业转行到加密游戏。

项目的CTO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目前是 Meta 的高级工程经理。他是一个很棒的人,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我一直想如果我要创办一家初创公司,他必定会是我的 CTO。所以这两个人是我首先联系的人。

我们还有一位才华横溢的美术总监,他曾就职于迪士尼、Take-Two Interactive、腾讯美国等。他非常有才华,设计出了韩国历史上最成功的游戏之一。

 

C@S:在这个项目中,你预计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Christy:绝对是社区。我认为,对于所有加密项目来说,关键在于如何构建初始社区。因为社区为我们提供动力,我们为社区而存在,我们将如何促进和激励这些社区成员从一开始就对项目感到兴奋?这将是最大的挑战,并且它将是一个永久性的挑战,即使这个项目非常成功。

 

如今的加密行业

 

C@S:Web3 对你意味着什么?

Christy:Web3是关于协作的,当我说到协作时,我认为WAGMI( (We All Gonna Make It,我们都会成功的)就是Web3本身。在Web2中,所有的价值基本上都被巨大的科技平台所捕获,从定义上来说,少数创立Web2的玩家能够设定最有利于自己的规则,所以让人们拥有所有权真的很困难。

在Web3中,我们最终将创建一个真正的开源经济,并将这些被动用户转变为积极的利益相关者(也就是代币持有者)。所以对我来说,我们现在的阶段更像是一个实验,因为我们还没有真正证明什么。但这确实是世界正在向其转变的方向,我认为加密正在成为Web3的支付和激励层。我认为Web3可能不应该被称为Web3,因为我认为区块链本身就是一个新的web。所以我觉得我们需要给它起个新名字。

 

C@S:当人们今天想到 NFT 时,他们通常指的是可以购买和交易的 JPEG。你认为这些 JPEG 只是 NFT 的早期版本,还是说JPEG NFT是否会随着元宇宙的进步而继续发挥作用?

Christy : 当然不是以jpeg的形式,但老实说,它现在是以这种方式呈现的。我不认为我们现在需要的是非常先进的东西。我看到很多项目推出了各种NFT,并带有更奇特的视觉效果,甚至是3D效果等等,但目前,NFT的用例仍然非常有限。这也是 Spacebar 想要解决的问题之一。

我认为我们会尝试模仿很多现有资产的存在形式并将它们转化为 NFT,但是当我们将现实世界的元素转移到数字世界时,我认为产生不同是有必要的。我们现在是在随机地将稀缺性强加到数字生活中,而实际上我们拥有无限的资源。所以这将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观点,因为很多人基本上都在尝试创建能代表现实生活中存在的事物的NFT。在某种程度上,我认为这将是下一波NFT浪潮,但我认为当你真正纯粹地为你的数字生活去创建NFT时,它才是真正令人兴奋。我认为当我们的数字生活变得比我们的现实生活更重要时,这将是它的一个临界点(引爆点)。

 

C@S:你会因这个临界点而感到兴奋吗?

Christy:我对此非常兴奋。这个临界点可能会,或也可能不会在不久的将来出现。我认为要实现这一目标,我们需要解决大量现实问题,包括能源、计算、存储、可扩展性;在我们走到那一步之前,所有的技术问题都必须被解决。同时,我认为从长远来看,人们会嘲笑当前的 NFT 市场和其JPEG的存在形式。

 

快问快答

 

C@S:假如加密领域已发展为现在的100倍,或已经发展到其极限状态,你对这样的加密时间有何看法?

Christy:我认为加密行业没有终局。它只会嵌入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我认为我们这一代和年轻一代中的每个人都将是加密原生的,并且生来就有加密交互的能力,就像我们当前与app或互联网等进行交互一样。

 

C@S:你对刚进入加密圈的人有什么建议?

Christy:我建议首先从推特开始。

 

C@S:我们需要关注哪些顶级 Twitter 账号? 

Christy:我先只建议一个,他是DeFi Alliance的Qiao Wang。他是唯一值得让我开启推特推送的人。我很喜欢这个人,因为感觉他几乎发了我也一直在想的发推文,但他只是用一种非常非常简单的方式去概述它。他非常擅长捕捉加密货币中正在发生的事情,但以非常有见地的方式解释它。简单的话语,但非常有见地。他是我在加密领域最尊敬的人之一。

 

C@S:你会向别人推荐商学院吗?

Christy:这取决于你以前的经历和你想要发展的方向。我不认为我会向所有推荐去商学院。尤其对于 Web3 来说,我强烈建议不要读 MBA。

深度访谈与对话
面向区块链商业领袖的深度访谈与观察
链捕手ChainCatcher提醒,请广大读者理性看待区块链,切实提高风险意识,警惕各类虚拟代币发行与炒作, 如发现站内内容含敏感信息,可点击 “举报”, 我们会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