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快讯
5小时前
Web3 生态系统 Fastex 完成 2320 万美元融资
ChainCatcher 消息, Web3 生态系统 Fastex 于 1 月 18 日通过私募和公募完成 2320 万美元融资。据悉,Fastex 提供多样化的产品范围,包括 Fastex Verse、ftNFT 市场、Fastex Chain、Fastex Pay 加密支付系统、Fasttoken 和 Fastex Exchange 加密和法币交易平台。FTN 作为 Fastex 所有产品和服务的实用代币,也是 Fastex Chain 的原生代币。(来源链接)
5小时前
去中心化永续合约交易所 Vest Exchange 完成种子轮融资,Jane Street 等参投
ChainCatcher 消息,去中心化永续合约交易所 Vest Exchange 宣布完成种子轮融资,投资者包括 Jane Street、QCP Capital、Big Brain Holdings、Ascendex、Builder Capital、Infinity Ventures Crypto、Robert Chen (Ottersec)、Pear VC、Cogitent、Moonshot Research、Fugazi Labs。据悉,Vest Exchange 是 Arbitrum 上的去中心化永续合约交易所,使用户能够交易几乎任何资产的永续合约。(来源链接)
5小时前
Andre Cronje:将从 fUSD v1 迁移至 v2,允许 fUSD v2 作为链上收费系统
ChainCatcher 消息,Yearn.finance 创始人 Andre Cronje 发文表示,将从 fUSD v1 迁移至 fUSD v2,允许 fUSD v2 作为链上收费系统,这意味着 Fantom 能够以 FTM 或 fUSD 分配费用,并能够根据使用情况预测未来成本。 fUSD v1 将实施清算,fUSD 债务等于或大于 FTM 或 sFTM 支持的任何头寸都将被清算;在 sFTM 支持的情况下,质押将立即取消质押,并领取所有奖励。此外,为了允许用户平仓,还构建了将 DAI 兑换为 fUSD 的工具,以方便结清未尝债务。(来源链接)
6小时前
PeckShield:攻击 Azuki 社交账户的黑客转移 618 枚 ETH 至 Tornadao Cash
ChainCatcher 消息,据 PeckShield 监测,攻击 Azuki 推特账号的黑客已将被盗资金兑换为 618 枚 ETH 并转移到 Tornadao Cash。钓鱼者地址"0x50…fd7"窃取了 196 枚 NFT,包括 74 个 Otherdeed、56 个 Beanz、12 个 Doodles、2 个 MAYC 和 41 个 PudgyPenguins,该地址目前已经转移了 234 ETH。
6小时前
赵长鹏:相较于币安建立元宇宙更愿意投资其他虚拟现实或元宇宙游戏
ChainCatcher 消息,币安官方博客发布了 1 月 14 日 AMA 的内容总结,赵长鹏在回答"有没有建立币安元宇宙的计划?会由 BNB 提供动力吗?"的问题时表示,如果币安构建一个元宇宙,那么它肯定会由 BNB 提供支持,但由于其(还)不是游戏构建者并且没有游戏构建团队,他更愿意投资其他虚拟现实或元宇宙游戏。 币安产品负责人 Mayur Kamat 表示,今年可能会带来更多"由币安提供支持的元宇宙。"(来源链接)
查看更多
扫码下载链捕手APP
专业的区块链资讯、数据与研究平台

专访 a16z 合伙人 Chris Dixon:详谈熊市、监管与真正的 Web3 用例

TechCrunch
深度访谈与对话
2022-10-21 20:21
收藏
很多人把Web3形容成一种新兴计算机和互联网运动,认为它是解决问题的方式,就像我们发明开瓶器或厨房用具来解决问题一样简单。但其实并非如此。

采访者:TechCrunch

受访者:Chris Dixon,a16z 合伙人

整理:郭倩雯,ChainCatcher

 

主持人:加密货币经历了有趣的一年,充满动荡。对投资者也许来说是一个好时机。展望明年,监管可能会是一个关注点,也有很多关于投资组合公司和代币的新闻。如果SEC加大监管,开始关注代币、创业公司的债券、NFT等等,这是否会从根本上改变web3?换句话说,Web3的机制还能运作吗?

Chris Dixon是的,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我在这个领域已经有大约十年。大家其实都知道,这个领域一直是这样反反复复,“冬去夏来”,现在也许是在冬天?

我认为要关注的核心问题,它适用于任何科技领域——就是打造什么样的产品、搭建什么样的基础设施、哪些创业者在入场。其实我在2000年也经历了所谓的“Web2”革命,所以这一点是我一直以来都坚信的。我们一直专注于此,因此能取得进步;有很多创业者致力于搭建基础设施,所以设施才变得越来越好。

你提到了监管的问题。我们一直是“智能监管”的拥护者。任何领域都是这样的,尤其是涉及到代币和金钱时,就会有不良行为者,监管机构必须出面阻止他们。

我们有80年之久的判例法,有证监会,并且著名的“美国证监会诉豪威公司案”(Howey Case)由最高法院判决,最终也规定了:我们的所有项目,都要聘请律师团队,以确保合规。

话虽这么说,我还是觉得如果一切能更清晰、更明确会更好。现在的执法也好,法律法规也好,其实是有一点随意。所以国会现在有很多法案就是为了让这些事情变得更清晰,解释清楚一些法律情况。这是一件好事,它明确地让创始人了解规则,然后遵循规则,进行创新。

我在Coinbase的董事会工作了七八年,从2013年直到它IPO。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是,Coinbase在合规上投入大量资金,但是它的很多竞争对手并不如此。这其实挺令人沮丧的,因为如果没有明确的条款,为了追求更多利益,很多时候人们会选择绕过规则。这对于那些遵守规则的良好行为者来说挺令人难过。所以出于这些原因,我们在更积极地与政策制定者进行讨论,以倡导监管。实际上去年发生的一些事情就是由于监管不清晰和执法不到位。

 

主持人:如果证券交易委员会开始关注比如以太坊,他们似乎很关注这一点,或者关注一般的代币或NFT 项目(人们觉得未来这些项目可能成功)。如果这些最基本的事情被质疑,换句话说,如果Web3没有了这些东西,Web3还会有什么卖点呢?

Chris Dixon证券法是由国会制定的,由各最高法院根据进行裁决。世界上有很多资产都不是证券,比如房地产、商品、黄金。证券其实是资产的一个类别,其中存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比如苹果的股票和普通资产不同,一部分苹果股票的持有人可能比其他人知道更多关于公司的信息,当然也有一系列相关法律法规来揭露这些事情。所以SEC几年前发布声明,提出概念“充分去中心”,指的是去中心化程度要很高,比如我觉得以太坊和比特币去中心化程度就很高,它们的本质更像黄金,而不是苹果的股票。当然会有写代码的人、维护系统的人,但是没有人知道明天的价格会是多少。因此没有必要进行披露,因为没有人有特权能获得特定信息。这就是判例法在过去80多年的运作方式。

我们认为这就是智能规则,当存在信息不对称时,我们确实需要监管。SEC也规定了,我们的项目不应存在信息不对称,我们要遵守这些规则。监管机构的人事部门一直在变化,观点也不尽相同,但根本上这些规则是由国会和判例决定的。

 

主持人:感觉Web3现在更像是一种迷因文化(meme),大家在技术圈子里谈论什么才是真正的Web 3用例?我想知道,你是否对未来有具体的设想?

Chris Dixon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是为创作者创作新的获利方式。如果你看看Web2世界的创作网络,比如Ins等,艺术家创作内容,但是他们本身不是公司的一份子。这些网络能提供给创作者工具和社交平台,但最终的内容创作都来自创作者。这些创作者的内容使这些平台通过广告盈利,但营收几乎不会进入到创作者的口袋,或者说少得可怜。当然YouTube可能做得好一些,创作者能拿到一半的收入。但是如果你看看普遍的情况,50%都是很难拿到的。Twitter、Ins、TikTok会拿走全部的收入。所以一个很显而易见的用例就是使创作者能和观众直接链接,而不需要中介,这样他们就能直接拿到收益。

很多人把它形容成一种新兴计算机和互联网运动,认为它是解决问题的方式,就像我们发明开瓶器或厨房用具来解决问题一样简单。但其实并非如此。

第一台电脑发明之后,解决问题了吗?好像没有。如果我们看看80年代的广告,比如苹果的广告,那个场面还挺好笑的。一对夫妇在厨房里,桌子上摆着一个巨大无比的电脑,他们想用它来做菜谱,但不知如何使用。开发人员的出现拯救了他们。他们发明了电子表格,然后是文字处理软件、PS作图软件等等,这才是用计算机的方式解决问题。

后来有了移动电话,它解决了问题吗?算是吧,但实际上是后来APP的出现真正解决了问题,让人们能以新的方式发挥创造力。

乔布斯把电脑比作“大脑的载体”(Bicycle for the Mind),它能做一部分人类擅长的事情,帮助人类解决问题,使人们更有效率和生产力。我认为这是计算机对世界的积极影响。要理解这一点,你必须研究这项运动的历史,了解它的运作方式,打造和改进计算机,在基础设施和应用上都进行投资,这样才能解决问题。

创作者目前在互联网没有获得合理报酬,这个问题需要得到解决。

 

主持人:四年前我们请你上台,我们谈到了很多关于Facebook(Meta)的事情,比如Libra和DM功能,他们关注稳定币,区块链的许多元素,现在又开始关注元宇宙,你认为Meta是否有发展空间?

Chris Dixon:在大型的科技公司中,Meta是唯一一个仍由创始人经营的公司,我也很喜欢这间公司,他们做了很多创新。我认为科技公司应该投资未来,如果你不能推动未来的发展,赚那么多钱又有什么意义呢?他们投入了大量资金支持VR、元宇宙的发展。硬件是很难搭建的,需要大量资金。同时,我看到很多初创公司也做出很好的成就,不论是在加密货币方面,还是在元宇宙方面。我很期待看到元宇宙能以去中心化的方式发展起来,正如互联网早期的发展一样。

假如未来出现了元宇宙,人们每天花五小时呆在里面,而这一切都被一家公司所掌握,这是一个灾难。我希望能以网络的形式存在,任何人都可以搭建一片属于自己的元宇宙,创建自己的公司,进行开发工作。这才是令人憧憬的未来,这也是我们投资和鼓励的方向。所以我觉得他们在这一点上值得称赞,因为相比其他一些公司,后者更多投入在人工智能等领域上。人工智能当然也很好,但这早就是人所共知的共识,这些事情和谷歌、微软做的事情并无区别。

 

主持人:你们给Adam Newman投了很多钱,是出于什么原因呢?

Chris Dixon我的合伙人Mark和Jason有写博客解释,如果想要详细了解可以看看他们写的博客。从我的角度,我认为他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真正构建起房地产品牌的年轻创始人。市面上有很多关于他的报道,但我们也做了自己的研究,最后得出结论,我觉得时间会证明他是值得投资的。

 

主持人:在投资的语境下,当市场大热的时候,每个人都情绪高涨,兴高采烈地谈论他们的买卖,疯狂购物等等,但现在大家似乎都没有那么有士气了。你觉得市场会恢复吗?尤其是过去几个月对你们来说市场似乎也在放缓。

Chris Dixon我会把它放到一个更大的背景中讨论,我已经在技术行业工作20年了,我经历了五次下跌的危机。算上加密货币的十年,加密货币有3次危机。在此之前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和,再往前我在2004年创办了一家Web2公司,也经历了下跌,那时亚马逊的股价跌倒现在的五百分之一,这样的新闻铺天盖地,总之整个情况非常萧条。

我从中学到的是,如果作为一名企业家你想有所作为,那你就要拥抱这些起伏。如果只是盲目地跟风进入大热领域,你未必能做出有趣的东西。

我在2008年开创建了一家专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公司,后来被Ebay收购了。我们当时虽然处于一个很初级的阶段,但是我们当时认为人工智能有前景。所以我觉得,经历周期变化是常态,在这一过程中,你要专注产品和技术,关注如何打造突破性产品,让技术惠及用户。

要打造好的产品,最重要的就是人,具体来说就是创业者和开发人员。在这方面,加密货币是表现十分亮眼。我们做了一个数据报告,记录GitHub和其他网站上研发人员的数量,看起来走向良好。

我们做风险投资,更关注长远利益,至少十年起步。我们相信,只要你能创造价值和产品,你就会成功。但是具体要多久确实很难讲。

 

主持人:现在市场正在放缓,那么你们内部目前关注的重点是什么?

Chris Dixon目前很多人对这个领域感兴趣,他们渴望更多的指导与信息。我要宣布的就是,两年前我们创办了一个加密创业学校,原本是线下的,后来因为有疫情受到一些影响。我们有50个人左右,互相交谈,也有很多嘉宾,比如Brian Armstrong、我们公司内部的同事等等,大家一起探讨加密货币的不同领域,比如法律、组织、市场营销等等。这些视频内容会免费发布在网上,点击率过百万,我们的学生也获得很多大公司的投资,达到3亿美元。

所以我们会再次启动这个项目,如果你去看我们的官网,会看到申请开放中。它将在3月于洛杉矶举办,你也可以在网站上看到我们列出的邀请嘉宾和导师。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我们会提供资金,购入股本,也像是一个加速器项目。它是一个教育性质的项目,但是会提供资金,我们希望能够在加密领域提供给创业者一些培训,让大家打造真正的加密货币。

这不是一个“大师计划”,没有特定要求。我们希望尽量和创业者有更多交流,无论是你在哪个行业,做什么工作,只要你对这个行业感兴趣,我们就鼓励你申请。

 

主持人: 我去年和Katherine Hahn聊过,她之前在A16 crypto工作,后来离开,带走公司的一些人,去创办了自己的公司。这对于你们公司来讲,讲实话不算是好消息对不对?

Chris Dixon我给你打个比方。2008或2009年我和别人共同创办了一个种子基金,当时并没有多少这样的基金,所以这算得上是一种前卫运动。我们当时有10到15个这样的基金,互相扶持,互相投资。如果这项运动想要发展,你就需要很多这样的基金一起努力,那么现在我们发展起来了,可能有500个种子基金。现在也是如此,市面上没有很多的加密基金,Kath在这一领域做出很多贡献,尤其是在监管方面做得很出色,那么她想去创业也是好事,因为我们之前都创业过,这很正常。

 

主持人:你可以算是世界上最好的投资者之一,你不想让你的名字被铭记吗?

Chris Dixon我不太在意这个,我关心的是我们这项运动能成功,能与有能力的人共事。我在公司有10年了,我和Mark和Ben一直关系很好,公司对我的一些实验性想法有很大支持——其实我不仅投资加密货币,也投资人工智能、VR等等。这就是公司的精神所在,也是我为什么加入这家公司。很多风投只是给你资金,就到此为止。但我们公司想要做更多,我们的加密团队有80人,有65人左右做运营的工作,就是为了助力公司发展。

 

主持人:以公司现在所处的阶段来看,Mark确实做了很多事情,但是似乎也逐渐放手日常的事务,是这样吗?

Chris Dixon这是媒体上的一种误解。我一直和大家共事,他们非常投入,他们每天都在工作。实际上大家也在积极地见创始人,了解他们的想法,创办基金等等,比如我们有创办游戏基金。我们希望为创业者提供一站式服务,大家一直在积极地做事情。所以这是一种误解。Mark之前应该也有发推文解释,他现在其实日程很满,有很多工作要做。大家如果要退休早就退休了。这也是我为什么觉得科技领域很有趣,因为每天都有新发展、新科技、新面貌,每天都能发展有趣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大家如此充满干劲。

 

主持人:谈谈你的个人推特,我们都知道你是Web3的坚定捍卫者,如果有人质疑的话你甚至会回击回去,在这件事情上,你为什么会采取一种非常私人的态度呢?

Chris Dixon我觉得我更多是推特已经变味了。我们有投资一个去中心化的社交协议叫Farcaster,我平常用它更多。因为人们能在上面交流,做一些事情,而推特现在充斥着攻击、恶意与流言。这个网站也和政治有很大关系,但是我自己的态度是,无论是我网络上展示的生活还是私下工作中,科技才是我唯一关心的事情。

深度访谈与对话
面向区块链商业领袖的深度访谈与观察
链捕手ChainCatcher提醒,请广大读者理性看待区块链,切实提高风险意识,警惕各类虚拟代币发行与炒作, 如发现站内内容含敏感信息,可点击 “举报”, 我们会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