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货币

北京警方破获涉虚拟货币连环案,涉案金额逾 20 亿元

ChainCatcher 消息,据央视新闻报道,北京警方和国家外汇管理局北京市分局联合破获了涉虚拟货币的连环案件,涉案金额超过 20 亿元,共涉及包括北京、上海、浙江等 15 个省市。值得注意的是,本案不仅犯罪手段隐蔽多样,还是“连环案”,从暗网交易到非法买卖外汇,错综复杂。 据悉,北京警方此前接到线索,称有人利用“暗网”和虚拟货币传递信息并进行虚拟货币交易,特别是非法售卖我国公民的各类隐私信息。此外,警方发现,犯罪嫌疑人闫某某在售卖公民信息过程中,全部通过虚拟货币进行交易结算。在虚拟货币兑换现金过程中,数额特别巨大,这也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经过深入调查,涉案的林某某地下钱庄 6 名成员及非法出售公民信息的闫某某,各自的犯罪事实逐步清晰。2023 年 12 月,警方兵分四路,在温州、南京、北京、哈尔滨同时行动,将涉案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警方现场缴获从事非法活动的手机等电子设备 20 余部、银行卡 30 余张。经过清点,该案件共涉及资金超过 20 亿元,用于非法交易的虚拟货币钱包达到十余个。 北京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总队称,在我国,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以虚拟货币为跨境交易媒介,实现外汇与人民币的非法兑换行为,均属于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中国反洗钱法迎首次大修,拟涵盖应对涉虚拟货币等新型洗钱风险

ChainCatcher 消息,据界面新闻报道,中国反洗钱法修改获得重要进展。2024年1月22日,李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修订草案)》。针对修订草案,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参与反洗钱法修订草案讨论的专家王新表示,反洗钱法牵涉的面比较宽,修订草案很难做到面面俱到,只能先把最为紧迫的内容框架性地体现出来。 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严立新表示,当前最主要的、最紧迫的、也是最有必要上升到法律层面去解决的,就是涉及到虚拟资产的洗钱问题。利用加密货币、虚拟资产进行洗钱逐渐成为一个主流趋势,但我国法律对于虚拟资产的内涵和外延缺乏清晰的定义。 王新则认为,从取缔比特币在中国的合法地位就可以看出我国对于虚拟货币的态度。为防范数字金融风险,我国禁止对虚拟货币提供或接受服务。反洗钱法修订草案已经将应对新型洗钱风险涵盖在内,要求金融机构在采用新技术、提供新产品之前必须对洗钱风险进行评估,并采取风险管理措施。 除此之外,严立新介绍,我国反洗钱执法过程中的司法救济工作还有较大的完善空间,反洗钱法也应该涵盖司法救济相关内容,保障公民合法权益。现实中,对于涉嫌洗钱等不法甚至犯罪行为的金融账户或个人银行卡“一封了之”“一冻了之”“一扣了之”的情形屡见不鲜,甚至司空见惯。这其中,不乏被误中、误伤的个体或群体,因账户被误封误冻却申诉无门、久拖不决进而造成个人、家庭或企业陷入绝境的案例亦不鲜见。王新认为,反洗钱必须建立一个合规的管理体制。反洗钱法作为基本法,应将反洗钱的合规要求纳入其中,便于后续颁布实施细则等指导性文件。

"团购群"里买卖虚拟货币,一投资者盲目跟风涉嫌犯罪并被判刑

ChainCatcher 消息,据正义网报道,违法犯罪分子以虚拟货币投资为幌子,通过果蔬团购等名义组建微信群,利用短视频软件引流普通群众入群,表面是投资新手买币卖币赚取差价,实际是犯罪分子利用投资者进行洗钱并取现。2023 年 12 月 18 日,经浙江省绍兴市上虞区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小张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六个月。 2023 年 5 月初,小张接到前同事小何的电话,对方称自己最近在网上做买卖虚拟货币的生意,钱很好赚,问小张有没有兴趣加入。对于虚拟货币投资,小张没有接触过,不敢贸然尝试。第二天,小何找到小张,说自己是通过短视频进入到虚拟货币投资的微信群中,这些群有的叫“社区水果蔬菜团购社”,有的叫“超市粮米油果蔬批发群”,群里都是买币卖币的人。见小张还在犹豫,小何提出由他来操作买币卖币,获利两人平分,小张只需提供银行卡收钱取现就行。“我当时觉得这个钱肯定不是正当合法的,不然他也不会让我来赚并且给我这么高的报酬,但想着由他操作,我只提供账户,应该没什么事。”于是,小张怀着侥幸与试一试的心理,将自己的银行卡号给了小何。 不久,短信提示有钱到账,小张根据小何的指示前往银行柜台取现,在分得当天获利后,将剩余的现金交给小何处理。尝到甜头的小张陆续提供了自己的 5 张银行卡供小何使用,并7次到银行柜台取现40余万元,共获利1800 元。但没过多久,小张接到了民警的电话。2023 年 8 月 18 日,该案被移送至上虞区检察院审查起诉。小何则交由异地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ChainCatcher 与创新者共建Web3世界